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

赤子的天秤座/


白色潔淨的他,不論時間走了多久,
歲月好似不在他臉龐留下痕跡,
刻意將餅乾底做高一點,
讓另一層內餡埋進底裡,
如他謙虛地不讓芒星過於耀眼奪目,
曖曖內含光的瑰寶。
近來重看村上春樹「聽風的歌」,
少時無法體會微風的生命,
肆意揮霍一年過一天、一月過一月、
一天過一天,
要證明活過真的困難,
儘管若有似無,
生命啊,輕吹一撫就結束了,
只要被風吹拂過的形體之物,
或許某天還能想起那溫和的微風。
「搞不好很久以後,幾年後或幾十年後,可以發現得救了的自己,而且那時候,用比我所用的更美好的語言,開始討論這個世界。」-聽風的歌
想起了相識了十七年的天秤好友,
如今這個世界也是我們從未想過的,
多了一點友善多了一點自由,
也謝謝你一直走在我們前面,
用你的和平之劍守護著我們,
祝福赤子的你們,一直是這樣的你,
做著與世界有關的事,做著與世界有關的自己,
卻不被污染與沒有雜質的活著。

圖像裡可能有食物
圖像裡可能有食物

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

果醬之一/


果醬在歐北切出現的很早,從「好朋友果醬」到偏鄉帶小朋友製作,近一年來也將果醬加進磅蛋糕裡,不僅是提升蛋糕的濕潤保水性,降低使用新鮮水果在烘焙過程出水等不穩定因素,更讓咬下的每一口都有水果的清甜香氣。
那是我十歲的鄉下生活,和好朋友除了讀書運動,在沒有網路的年代,我們會守著日本台的做菜節目,趁大人不在家模仿試做,大家暗自從家裡拼湊出食材,失敗的可樂雞翅沾著消泡的汽水吃掉,殘念的炸豬排外表已焦黑肉卻未熟,而我們也經常收集到鄰居自己種的水果,於是冒險家們決定煮成果醬。
先去圖書館翻閱了食譜書,你記步驟、我記配方,清洗水果、削皮切片、倒入砂糖、開火攪拌、看顧鍋爐,有時貪快只得到一鍋水果熱湯,有時貪心大火煮到焦黑黏底,整個下午四個人拼命刷黑鍋,後來才學會耐心等候,水果經過小火熬煮成膠,用時間濃縮成這一咪咪的果醬,一片抹鹹奶油、一片抹水果果醬,ㄧ邊品嚐一邊覺得世界也太美好了吧,這些冒險來的甜蜜讓我們著迷,也像是傳說裡某個讓人崇拜的神秘儀式。
果醬甜,赤子的純真更甜,在靜寂的週日午後時常想念那些吵鬧的童年,雖然廚藝實驗很容易失敗也很容易拉肚子,但總想起你們的眼光投向鍋內,穿透了滾燙的琥珀醬色,折射出似彈珠的晶透,我們的心也像玻璃球體,各有繽紛色彩。
後來的日子總有不盡人意的片刻,躲進廚房為自己療傷,等待時間緩緩地過去,學著與快樂共存、與傷心共處,攪拌著、攪拌著、正沸騰的泡沫隨著蒸氣散盡,酸甜調和修補了片片凋落的心,果醬啊就這樣成為生命中自帶光芒的最佳配角,好朋友果醬是比青春還遠的童真,好遠啊,但要永遠記得它,甜讓初心不朽。
Photo by 讓我依靠著的果醬好朋友。
圖像裡可能有戶外

2019年10月4日 星期五

愛在心中/


成果展的前一晚和老師忙到夜深,包裝孩子要送給社區長輩的蛋糕,邊工作邊聊著孩子聊著偏鄉聊著教育,當天準備了鮪魚玉米鹹派、芒果鮮奶油蛋糕、手工果醬氣泡飲、南瓜圓芋圓甜湯、巧克力高山茶磅蛋糕,既豐盛又澎拜好似慶典盛事,不禁佩服這群孩子經過一週的學習,這些點心全出自於他們的雙手。
今年課程較以往不同是為期一週的食物課程,以甜點作為城鄉交流的橋樑,引導孩童認識台灣各族群的飲食風格、世界甜點文化,並將科學原理應用在烘焙,透過食物設計思考結合在地食材製作點心,提升孩子對土地的認同感。
孩子多為布農和拉阿魯哇族,大方與我分享族群特色、服飾、飲食還有祭典,聽課時專注投入,每日學習製作時分工合作、輪流互助。而拉阿魯哇族是原民的少數民族更是團結,有天助教哥哥問孩子:「你們有沒有夢想長大要做什麼呢」孩子起鬨玩鬧地躲避回答,哥哥語帶堅定的說:「不要嘲笑別人的夢想,也不要在意別人對你的想法,而是在意自己有沒有進步,因為你要朝著夢想勇敢地做自己,我們都是生活在一起的族人,大家要互相扶持互相加油」學校用心的為孩子規劃許多尋根課程,包含了學習族語與發展戲劇,凝聚部落向心力為保留傳承文化。
成果展結束時,孩子一窩蜂跑過來,害羞地把紙條塞進我圍裙的口袋中,你回去才能看唷,趁風雨還沒落下,決定要看完下午戲劇排練再離校,中廊傳來鋼琴的伴奏聲,我快步前往深怕錯過排練,沒想到的是孩子整齊列隊,高聲歌唱送我這首小小夢想。
藍天是白雲最美的故鄉
大地是小草成長的地方
海洋是河流安歇的暖房
夢想是未來幸福天堂
七月半至今都還難以忘懷,偏鄉教學的主角從來不是我,而是這些孩子們,甚是感謝有機會滲入部落的生活,突如其來受到大家的祝福,整顆心全都融化在溫暖的歌聲中,看著你們的笑容,我的小小夢想就在這兒了呀,這即逝的當下便可能成為未來堅持下去的力量。
想起抵達學校的夜晚,因路途遙遠身子疲憊的很,對周遭方位無法辨識,山脈星辰也是昏沉,隔日陽光灑落在窗臺上,藍天白雲圍繞整個村莊,學校緊鄰荖濃溪河床上的陡坡,放眼望去即川即山,看見從遠方山河裡走來渺小的自己,幾個孩子聚集在中廊唸著稿,我靠近問:你們那麼早到學校啊。
「對啊,爸爸工作前會把我送來學校,但今天要上很~特別的課,是蛋糕課喔,好期待喔,你就是老師嗎!」我們待在這一座安靜的山裡,時而日麗時而細雨,一起學習食物的言語,聽它們的呼吸,興中有愛,愛在心中,親愛的孩子們,你們腳下的草木就是一座學校,山林是生命的源頭,了解它的生息,便能掌握自然的生存法則,你們的腳步承載著文化,祝福你們,所有的相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了,愛在興中。
回家後打開紙條寫著:
「老師要記得喔,聖貝祭是我們最~重要的祭典」
「以前祖先和矮人住一起,後來矮人給了貝殼的祝福,然後有十二個貝殼神喔,守護部落族人,那聖貝祭時你還要再來!」

2019年9月26日 星期四

精靈之谷/


秋分之前,我在深山中找到了精靈之谷,梯田緩緩爬升路遙且蜿蜒,茫霧像是山行光合作用的產物,整條山路漸漸空了出來,轉個彎神秘褪盡,釋放出一大片翠綠盎然,清晰如畫如詩歌。
在無人的站所隨手攔截了火車,鐵道盡頭好似奇幻旅程的起點,風起時鳥類在天空盤旋,萬鷺朝鳳是我從沒看過的景色,黃頭鷺群沿著河谷進入,順著山谷氣流向上盤旋後,排列、變換隊形、盤旋,飛過鳳凰山頭,往南方揚長而去。
路過日暮的粉紫色特是寂靜溫柔,在山裡的某個叔姨家隨緣自在地用餐,家常飯桌排在大埕,吃的是野菜聊的是這片土地曾經的模樣,怎麼生存怎麼去城裡,在人不多的散村,大夥是如何繫著彼此。
來到山上像是一座孤島,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時刻過得很慢,慢到可以聽見自己呼吸的強弱,伴著雨水低語好長一陣,隔夜聽見月光在呢喃,星光熠熠與夜空的距離好似伸手可及,醒來時露水披蓋在清新早晨,珠滴依附在綠葉上,欲眼望穿是別無所求的純粹了。
迎來一群調皮的小精靈,我們交換了世上最值得珍惜的純真快樂,看著他們的眼底閃爍著期待,陪伴他們學習新技能一起製作點心,只管享受仰望鮮奶油倒立在空中也不垂墜的魔幻,塗抹著它們的天馬行空,不用去煩惱太多技法還是角度,終將把快樂吃下肚,離別時精靈圍繞在身旁,細語著「還要再來喔!」讓人期待來日再施點科學魔法在這個山城小校。
回到城市才發現秋天來了,一場山旅帶來陣陣,有點暖有點涼的風吹拂著滾沸的心,讓它恆溫地煨著,就在此時深深著迷山城裡高深神秘的氣息。
圖像裡可能有山、天空、戶外和大自然
圖像裡可能有天空、戶外和大自然
圖像裡可能有植物和戶外
圖像裡可能有6 個人、大家坐著和食物
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大家坐著
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
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、大家在吃東西、大家坐著、食物和室內
圖像裡可能有19 個人、微笑的人、大家站著和鞋子

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

彼日暗瞑後記/




其實因為彼日暗瞑的主題寫好幾篇文章,卻遲遲沒有發送,想回到過去某個彼日,必然帶著些許遺憾或是未完成,於是決定珍惜時刻成為感受生活最好的模樣,於是決定趁著日子正美好,趁著腳步還能追上時光的流逝,去見想見的人、做想做的事情,希望未來回想起曾經努力走過的路,都因為當下活得踏實而飽滿結實,至於故事改天再來講給大家聽。
秋天來了,願這裡的字裡行間,能走進你的喜怒哀愁;願這些的溫聲細語,能與月光伴你左右,影子不長不短剛剛好是足夠一生的長度,這樣剛剛好的氣溫,剛剛好適合漫步在路燈下,剛剛好能把心事藏進口袋,往燈火指引的方向走去,雨水洗淨的土壤是純粹草根的氣味,趁著中秋節前夕把蛋黃酥交付給北漂好友,關於離別是個學不會的課題,不論走了多久、距離多遠,然而月亮總是鄉愁,說不清的鄉愁,靠口袋裡的月圓修補鄉愁,說穿了鄉愁就是想家。

圖像裡可能有食物

2019年8月29日 星期四

彼日暗瞑之一/


種種巧合總會把人牽在一起,前幾日捎來個私訊問候,開頭是我的綽號,大頭照裡穿著婚紗的女生怎麼有點熟悉,啊,國中住宿時的學姐,就是那個可愛但有點菸酒嗓的學姐,我是個記憶很好的人,可是怎麼關於學姐後來的事情模模糊糊的。
1999年有張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嗎愛人、五月天的第一張創作、萬芳的不換、蔡健雅、莫文蔚、王力宏,記得當時才剛升上國中,學校有許多來自中彰投苗的學生,週間時我們住宿舍,週六返家、週日晚上八點前收假,女生聚在一起就是沒日沒夜的聊天,聊週末有什麼新鮮事,去哪家拍貼有新機器和喜歡的男生出去不敢吃太多。
十點關大燈就寢,我們仍是偷偷開著廣播與小夜燈,餓了用電湯匙煮泡麵,許多生活技能都是在宿舍學來的,聊著自己喜歡的歌星,學姊低沈嗓音跟著廣播哼唱,大家開著玩笑:「你怎麼都會唱啊,是不是有人唱給你聽啊」因為我們都知道學姐有個青梅竹馬愛彈吉他唱歌。
「你們201再不睡覺全都出來罰站好了。」舍監在寢室外面警告著我們。
漸漸有人睡去,而我也放棄跟明天數學週考抗戰了,屁孩心想的是,要是能假裝肚子痛不去考試就好了。學姐把廣播關起來,整間寢室只剩下呼吸的聲音,入睡沒多久彷彿做夢,以為是有人惡作劇搖動床鋪,隱約聽見地龍在底下竄動,我們住的樓房就像沒有根的樹,從土地上鬆脫劇烈搖晃,樑柱裡的鋼筋也發出金屬延伸聲響,靜止的那一刻,大家向外逃跑,只看見樓梯間亮起來的緊急出口,各寢室集合在操場跑道上點名,有人哭泣也有人說好冷,縮著身子問能不能進去拿外套,舍監擔心還可能有餘震,這樣進去實在太危險了,幾個小毛頭自然慌張得很,學姐把我們的手牽了起來,依偎在一起低聲唱著很慢的情歌,要大家不要害怕,看星星等著天亮就快沒事了,天色一亮由舍監領頭帶著幾個幹部,快進快出拿了些外套與通訊手機,大家到處借著小海豚手機,有的基地台壞掉,也有人順利報平安,隨即因救災學校放了一個月的假期。
我的家受傷了,所有鄰居都睡在車站或學校帳篷,沒有人敢回家,反覆地看著新聞,深怕看到自己認識的人名也在跑馬燈上。再回到學校時就不見學姐了,輾轉得知因為地震的關係將她轉回鄰近的學校,就近照顧好讓她專心準備考試,「沒事就好了」在那個通訊沒這麼發達的時代,隨著離開學校很容易就失散了,能在重逢特是難得的。
「我要結婚了唷,今年」
「太棒了」
「那你記得阿凱嗎」
「記得啊那個愛音樂的青梅竹馬」
內心不禁澎湃不已,學姐要和青梅竹馬結婚了,沒想到這麼完美啊。
「嗯,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,看著你打的文章,我也有那個想回去的彼日暗瞑,鼓起勇氣來找你,想請你幫忙寫個文章,我想告訴那些也在漫漫長路上孤單走著的人,請他們要替自己勇敢活下去」
「也是對他最後的告別了。」
「阿凱在地震過世了,當時我的世界天崩地裂,想著他不是跑很快嗎,不是答應我要認真考上第一志願,一起去台北做音樂夢,那些日子我反覆的想著,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情,於是沒有考上理想的學校,也折騰了自己、家人好幾年,父母也因此帶我搬離台灣,後來的日子⋯」
嗯,來不及萌芽的愛情,是等不回的青春,在遍處記憶的旋律裡,不敢再哼唱,只怕在百轉千迴再見到故人,始終選不到一首歌再見道別,如果可以,想回到1999/09/20彼日暗瞑,對公共電話繫著另端的他說:你練唱的「那天」我懂是什麼意思,只是我裝傻、捉弄你,幾天後中秋烤肉就要告訴你答案,也不會再碎念你都不讀書,只會彈吉他哄騙我。
楊乃文/那天
那天 世界很完美
那天 充滿了喜悅
我愛你 你也愛我到永遠
我的天 會很美 會很美
穿過指尖 緊閉雙眼
悲傷不再出現 快樂無窮無邊 forever
那天 世界很完美 一切都不見 只留下喜悅
那天 世界也不見 時間也不見 只剩下完美
有些事情很殘酷,殘酷到連隔天都到不了,我愛你,你也愛我到永遠。我不會再潑你冷水。二十年,時間彷彿不見,只剩下完美,我告訴自己要練好一首吉他,我就要走了,祝我幸福,真的幸福。
學姐,和妳避難的彼日暗瞑,我也看見了那個勇敢無懼的妳,或許妳和我們同樣地顫抖害怕著,仍是盡力安撫保護著我們,祝福妳一切平安順遂,勇敢地邁向人生下個階段,在漫漫長路上孤單走著的人,為自己認真的活下去,時間總會給你最好的答案。
奇怪,今天手上這顆蛋黃酥有點鹹。
圖像裡可能有食物

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

彼日暗瞑中秋禮盒/

有時候總會想著還有以後嗎,還能這般悠然自由的存在著嗎,我們會不會失散了,曾經用力的執著的如過眼雲煙,在止靜無聲的暗瞑誠實地面對自己,月有陰晴圓缺偶爾昏暗、偶爾綻放,在迷霧裡我慢慢的走,把曾發生過的好事細細地想了一遍,走過的每一條小溪成就了大河,望向那一雙又一雙明亮細長的眼睛,心事被溫柔的目光包住,始成琥珀,於是溫潤如月曖曖內含光。
總有個時候,只是想回彼日暗瞑,可能是邊打蚊子邊聽長輩講古的十歲,可能是和好友齊聚烤肉的十八歲,回到那個無須做任何決定的彼日暗瞑,好好的,把心安放的所在,那時候的我們揮霍膽量,不用為明天擔憂的暗瞑,彼日欸暗瞑,有你現在正想念的人,我們回不去卻最掛記的過往,它輕柔的說著,走吧勇敢向前走吧,你想念的人也在未來等著你去,心內所盼或許那麼遠,更遠,仍是那樣地渴望回到彼日暗瞑,月色映著每個人的笑容。
圖像裡可能有食物